文字創作園

關於部落格
文海揚帆,寫我所思,寫我所愛。
  • 129233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串鑰匙

    頭一個月,我有沈浸在熱戀中的感覺。 你還將你家大門鑰匙,臥房門鑰匙各多打了把交給我,歡迎我隨時去你家坐坐。
    只是,約兩個月後,我感覺你心事重重,手機還常關機,常找不到人,只有留簡訊或email你才會偶而回我。
    我另打了一支鑰匙,想打開你的心門,想多瞭解你的內心。
   
    那夜,想看你,用鑰匙悄悄開了你家大門,卻發覺你臥房裡有個他,在你們的嘻笑聲中,我悄悄退出你家。

    我掉了一支鑰匙,一支開你心門的鑰匙。   
   
    隔兩天,似乎你家大門門鎖換了,鑰匙打不開你家大門。

    再隔幾天,某夜,又想看你,鑰匙打不開你家大門,我只好站在你家大門外,等著你,想著你。
    突然「呯!」一聲,你家大門打開,一男子衝出,口中喊著,「救!救人.....」
    他看見我,愣了一下,繼而大叫,「救他,快,救他..... 」他指著屋裡叫道,「妳快去救他.....」
    他似乎知道我是誰,他只穿了條內褲,豆大的汗珠滴落在他洶湧起伏的壯碩胸肌上。
    我們衝進你家,衝進臥房。
    看你昏躺在床上,我摸了下你的心跳脈搏,立刻幫你做CPR。
    正想對你作人工呼吸,停下,轉頭向他,「人工呼吸,你跟他......快,嘴對嘴......」
    他立刻用嘴湊上你嘴。
    我別過頭去,繼續對你做著CPR,心肺復甦。

    救護車很快到了,救護員接手救治你,套氧氣罩,做CPR.......
    他站起身,我注意到他穿的子彈內褲和你穿的款式花色一樣。他穿上衣褲鞋襪,拿了你的健保卡放入褲袋,我則幫你套上寬鬆的運動衣褲。
    然後,救護員抬你上擔架,上救護車。
    我和他跟車陪你到醫院。
    急診室醫師初步診治後來問:「患者昏迷前在做什麼?」
    他回答:「打....籃球,打完.....回...家.......他就....」
    「有抽菸喝酒習慣?」
    「沒有。」
    「有心臟病史?」
    「沒.......有。」
    「是心臟病突發,急救後情況穩定,要住院詳細檢查。」
    「好,謝謝醫師。」
    醫師轉頭多看了我一眼,走了。
 
    櫃檯那的護理師拿了張表格問:「姜聰敏的家屬?」
    我和他同時舉手,我看看他,「你寫。」
    他在櫃檯上填寫表格,填好交給護理師。
    我和他走去坐在急診室外走廊的椅上。
    他說,「小敏會好的。」
    「小敏?!」
    「喔,妳叫他.....大聰。」
    「你知道?!」
    「我和小敏在一起許多年了..... 」
    「許多年?!」
    「我們四五個月前吵架鬧分手,才有妳的介入。」
    「我..... 介入?!」
    「妳認識小敏才兩三個月。」
    「我.....」
    「小敏昏過去時,我推他叫他都沒反應,立刻打電話叫救護車,也打了電話給他的哥哥,他哥和爸媽從桃園趕來...... 」
    「哦?」
    「還要麻煩妳,待會就說.......妳是小敏的女朋友。」
    「我.....」
    護理師走來:「姜聰敏清醒了,你們可進去看他,但不要讓他激動。」
    「好,謝謝。」他回答,起身時拉了我一下。
    「你去。」
    「我?」
    「我去怕他會激動。」
    他一人走進了急診室。
    你的哥哥和爸媽到了,我沒見過他們,只說我是你的朋友,少說一個「女」字。 我跟他們一起走入急診室,站在他們背後陰影下陪著。
    「我跟他打完籃球,回家他就昏倒了,醫生說他心臟...出問題。」
    他向你的哥哥和爸媽說。
    你媽搖頭拭淚,你爸低聲說:「一個人住臺北,我們也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事,快三十歲的人了,還不懂得照顧好自己。」

    你哥辦好了住院手續,他們將你推入病房。
    半夜了,你哥和爸媽留下陪你,我和他回家。
    我和他走出醫院大門,他說,「這支鑰匙給妳。」
    「鑰匙?」我站定。
    「小敏家大門的。」
    「哦?你留著。」
    「坦白說,是我將小敏家大門門鎖換了的。」
    「你?」
    「防妳。」
    「你.......」
    「我有多打一支。」
    「幹嘛現在又要給我?」
    「小敏出院後妳可去陪他。」
    「有你陪他,哪用得著我?」
    「他心臟病發,怕有萬一,你熟CPR心肺復甦。」
    「你還....... 你還熟.......嘴對嘴人工呼吸呢。」
    「也是妳指導的。」
    「你.......」
    「剛才醫生說,我們在第一時間對小敏做正確的CPR,救了他一命。」
    「醫生說?那醫生有沒有說,除了打籃球,還有他太興奮......才.....」
    「我........」
    「那醫生多看了我一眼..... 八成以為是我跟他.....」
    「我.........」
    「算了,不說了,那是你們之間的事。」
    「妳還會去看他?」
    「不會,我今後的身份,連女朋友,朋友都不是了。」
    「用另一個身份去。」
    「什麼身份?」
    「護理師。」
    「你知道?!」
    「我和小敏無話不談......」
    我拿過他手上的鑰匙,走了。
 
    三天後,我去醫院,站在病房門外看你哥在照顧你,我沒進去看你,只在護理站和護理師交談了下並看了你的相關檢查及血液報告,都正常。大約再三天,你便可出院了。
 
    今天算算你應該出院四、五天了,你手機關機,聯絡不到你,下班時我便直接去你家找你。按鈴沒人應,新鑰匙居然也打不開大門。

    我站在你家大門外,一邊等一邊想:「你和他在一起多年,我祝福你們。比較起來,我和你算陌生的,陌生到連我的職業是護理師都未曾有機會告訴你,我奇怪他怎麼知道我是護理師。我今早突接到院方要我支援桃園分院同科,那邊最近缺護理師,院方希望我立即前往。一去
桃園,更不可能見到你了。我想當面跟你說此事順便與你告別,.. 」

    等了一個多鐘頭,快七點了,仍沒見到你。我很失望,拿出我的一串鑰匙,將你家大門舊鑰匙、新鑰匙,臥房門鑰匙從我的鑰匙圈取下,放入你的信箱,悻悻離去。
    沒什麼好再留戀的了,回去我便將台北的房子退了租,快速打包好行李,將剩下的兩支鑰匙交還給房東,只留了鑰匙圈。我在臺北隨身使用的一串鑰匙,至此,一支都不剩了。
    打電話叫來計程車,便直奔桃園分院宿舍。

    入住宿舍,漱洗完,夜已深了。睡前打開電腦收email,竟看到一封你的來信:
    「謝謝妳救了我。他看到我手機中妳的照片,想起他見過妳,他是在妳服務的醫院見過妳的,妳是泌尿科的護理師。
    他和我會一起定期去
泌尿科做血液篩檢,妳明白我們防治什麼疾病。 我們匿名約診,看診時戴口罩,所以妳認不出我們。
    這些日子我對妳有所隱瞞,很抱歉。 以後不會有再和妳見面的機會,也不用再隱瞞妳什麼。我和他已交往了三年多,我決定要和他繼續走下去。
    
我已退掉台北的租處,兩天前回到桃園老家休養,他會到桃園我家附近租房,以後長住桃園,當然,我們會就近在桃園的醫院做篩檢。
    祝妳 平安
    by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