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海揚帆,寫我所思,寫我所愛。
  • 130105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光陰課堂

      「噓.... 」面前一同學向他擠眼。

   「有什麼不能說的?我還要大聲說,語言學ㄅㄆㄇㄈ,小學生學的......」陳奕德忽覺左側有一雙眼睛正在盯看他,他轉頭看了眼,沒放心上,嘻嘻哈哈走了。

    稍後,那向他擠眼的同學跟他說,「Eaton,你完了,剛才看你的那個女的就是教我們語言學的蕭教授。」

    「啊?! 」

    回想那中年女士一臉寒霜,陳奕德心頭冷了下。

    記得上學期教散文的林教授曾半開玩笑地說:「上語言學蕭如教授的課,最好先上廁所。」

    同學聽了嘻笑起,鄰座同學還向陳奕德附耳加一句,「否則,Eaton會嚇到尿褲子!」

 

    語言學第一堂上課,蕭教授走進教室,第一件事先分組,分ABC三組。A組坐右側排,B組坐中間排,C組坐左側排。

    同學依學號順序走到蕭教授面前,隨教授所念的一個英文單字重複念一次,當然,念得標準又發音正確的就分到A組。

   輪到陳奕德了,他走上前,面對蕭教授,蕭教授口中緩緩吐出一字「Bread」。

    陳奕德噗哧一笑,但又隨之正色重複念道「bread」。

    「Bread」,教授又念了一次。

    「Bread」,陳奕德重複。

    「Bread」,教授再說。

    「Bread」,陳奕德再重複。

    「Bread」,教授加重語氣。

    「麵包。」陳奕德忽生調皮。

    背後一片笑聲傳來。

    蕭教授盯著陳奕德,冷冷吐出一句,「C組。」

    陳奕德悻悻轉身,走向C組。

    十步遠的路像到月球那麼遠,陳奕德走到座位坐下,心中忿忿不平。 一班六十人,而,C組全部加加只有八人!

    陳奕德深感顏面掃地,一世英名全毀了,「C組,不就等同放牛班?居然把我一個高材生下放到放牛班?好,好,我..... 」

    但想到念「麵包」回敬蕭教授「Bread」,似乎扳回一點面子,但又想到語言學是必修課,往後還得乖乖面對她,蹺課都不行,被當掉就死了,「完了,真的完了!」

    好友得知此事全笑翻了,還從此改叫陳奕德外號為「麵包」。

    大二整學年,陳奕德心情都悶悶不樂,上蕭教授課更是煎熬,腦子想的只有趕快下課。

    兩學期的語言學成績都是剛好及格,低空閃過。

    ..............................................................................

    陳奕德從高中老師生涯退休後,友人介紹他去社區老人大學教英文。

    新學期開始,三十幾位頂著花白頭髮的老先生老太太坐在課堂上聽課,陳奕德認真講課。

    下課後,一位戴大墨鏡的花髮女士緩步走向他,「你的發音.....不準。」

    「啊?! 」陳奕德當場愣住。

    「你...... 教英文,有沒有修過語言學.....或是語音學?」

    「有,當然.....有...... 」

    看著眼前這位老太太,陳奕德又心虛又不解。

    老太太搖搖頭沒再說話,向後招了招手,一中年幫傭上前扶她坐上輪椅,推著走了。

    陳奕德呆若木雞好一會兒才走出課堂,在教職員室借來學員名冊看,沒看出什麼特別之處,轉向職員問道,「課堂上有位戴大墨鏡的女士,她........」

    「喔,陳老師,你是指蕭如老師。」

    「蕭如.....老.....師?!」陳奕德大吃一驚。

    「是啊,蕭老師也在這教英文課,前陣子,因眼睛動手術,視力很差,須要休養,這學期她就不教了。 她年紀大了,平時不太出門,只偶而會來這裡走動走動。算起來,陳老師,你是接蕭老師位子的......」

    「啊?! 我......」

    陳奕德心中五味雜陳。

 

    隔兩天,陳奕德去教課,心中忐忑不安,但他沒見到蕭如老師。又隔兩天,仍沒見到蕭如老師。 從同學聊天中得知蕭老師因肺炎住院了。

    向職員打聽到蕭老師住的醫院,天氣晴朗,醫院又很近,陳奕德下午下課後便獨自走路前去探望蕭老師。

    到醫院時,剛好遇到幫傭推著坐在輪椅上的蕭老師要出院。

    陳奕德快步迎上,俯身說,「蕭老師.....您好,我姓陳....,接您位子的......在社區老人大學.....教英文的......」

    蕭老師戴著大墨鏡及口罩,側耳聽著,想了下,「陳?喔,你是....發音.....不準的那個....英文老師。」

    「呵,是....是.... 」陳奕德尷尬回著,「蕭老師,我剛下課,過來看看您,您現在回家嗎?我推您回家,好不?.....」

    「嗯,好..... 好.... ,我家,嗯,也不遠.....」蕭老師笑了笑,向幫傭說,「美如,妳把家裡鑰匙給陳老師,妳去買我剛才說的菜吧。」

    幫傭把一串鑰匙及藥袋交給陳奕德,指出蕭老師家的方向,說了地址。

    陳奕德接過輪椅把手,自背後俯身說,「蕭老師,坐好,要走了。」

    蕭老師稀疏白髮晃動了下,點了點頭。

    走沒幾步,蕭老師突說,「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啊?什麼?」陳奕德俯身向前。

    「教老先生老太太,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哪會?」

    「我可是英文語言學博士,在大學英文系教語言學的正教授。」

    「喔......」陳奕德原以為蕭老師說的是他。

    「人就是要活到老學到老。」

    「是....是.... 」

    「我眼睛都看不清了,還要美如每天念一段散文或詩詞給我聽,我在腦中翻成英文,老了,腦袋不那麼靈光,就慢慢翻。」

    「好棒。」

    「人老了,不停學習,才會更有自信,更能肯定自己。」

    「是....是.... 。 」

    「麵包店過了沒?」

    「麵包店?喔,前面有一家叫『芬芳谷』的?」

    「對,麻煩你推我去,我買麵包。」

    「好。」

     進了麵包店,陳奕德見老闆娘笑嘻嘻迎來,「呵,是蕭老師。蕭老師,好久不見,您去哪了?」

    「去醫院住了一陣,小感冒,剛出院,沒事了。」

    「哦,好高興又見到您。」

    「謝謝。」

    「蕭老師,有fresh的 bread,剛出爐新鮮的bread,全麥的,帶幾個回去吃?本店免費贈送,慶祝您康復出院。」

    「好好,謝謝。」

    蕭老師開心帶上三個全麥大麵包,但還是付了錢,分三小包裝了。

    回家路上,蕭老師說,「剛才那老闆娘,高中沒畢業,知道我教英文,沒事就要我教她念英文單字,你聽她念fresh和bread,念得好不好?」

    「我.....」陳奕德遲疑。

    「發音不準。」蕭老師頓了下,「但我稱讚她。」

    「她有您這麼好的老師,是該稱讚。」

    「做學問沒別的,差別在於有心無心。」

    「是....是.... 」

    「她高中沒畢業,但有心學習,所以就算發音不準,我還是稱讚她。」

    「是....是.... 」

    「對大學英文系本科生,我的要求就特別嚴格了。」

    「是....是.... 」

    到了蕭老師住的社區,依址坐電梯上五樓,依蕭老師指示,打開門,進了她的住處。

    「我沒親人,一直都是一個人住,家裡簡單,你不忙的話,坐一會兒。」摸索著將麵包放在茶几上。

    「不忙,我退休後時間多,坐一會兒再走。」

    「退休了?那你念大學.....是四十幾年前的事了。」

    「是,時間過得好快。」

    「我只是覺得當英文老師,本身的英文底子要扎實。」

    「是,老師說的是。」

    「我現在雖然眼睛不靈,口齒不靈,聽力倒是靈得很,其實你也不過是偶有一個音發不準,我不該以專業語音學的高標準批評你。」

    「老師您批評的一點不錯,怪我自己,我大學時愛調皮搗蛋,沒用心練發音,沒學好語音學。」

    蕭老師笑笑,「說到調皮,我當年教過一個學生,那才叫調皮,我叫他跟著我念『Bread』,念了幾次,他發音都不準,最後我大了聲『Bread!』,你猜他回我什麼?」

    「『麵包』。」陳奕德脫口而出。

    蕭老師靜下。

    「對不起,老師,我...... 我......」

    「呵,你居然猜中了,我想不起當年.......那同學.....姓什麼,英文名.....好像A還是E開頭的。」

    「哦.......」

    門鈴響,蕭老師說,「是美如回來了,麻煩你幫我按對講機開門。」

    「好.......」

    美如拎了些菜進屋。

    「那,老師,您多休息,我回去了。」陳奕德起身。   

    「好,好,謝謝你來。」

    「不客氣,過幾天......我再來看您。」

    「好,歡迎。對了,你帶一個麵包回去。」

    「不用,謝謝您。」

    「我買了三個,我一個,美如一個,你一個。這家的全麥麵包好吃,自己拿一個。」

    「好,那,謝謝您。」陳奕德在茶几上拿了一個麵包。

    「吃一口麵包念一次『Bread』。」

    「啊?」陳奕德呆住。

    「呵,要活到老學到老嘛。」

    「是,是,老師說的是,再見。」

    「再見。」

    美如開門,陳奕德走了出去。

    路上,陳奕德腦中浮現了許許多多大學時期往事,想著想著,有嘆有笑,拿起麵包吃了一口,隨即念一次「Bread」。

    隔會,又吃了一口,又念「Bread」。

    吃第三口時,他四下看看,念了「麵包」。

    「還沒下課?」搖頭笑笑,高舉麵包,「學生陳奕德感恩,敬您,尊敬的蕭教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