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創作園

關於部落格
文海揚帆,寫我所思,寫我所愛。
  • 129233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錢在水溝蓋下


打混很自由,只是沒錢,吃飯可是個大問題。這天中午饑腸轆轆,阿波向街頭認識的小凱借了五十塊錢,急急跑向對街便利商店買東西吃,在便利商店門口冷不防撞到一人,好巧不巧,撞掉了他握在手中的五十元硬幣。他轉頭去撿,卻眼巴巴看著五十元硬幣骨碌碌滾去,然後「噹!」碰上路邊水溝蓋,掉進了水溝。
    阿波又氣又惱,看了眼剛才撞到的人,是個阿伯,氣在心裡,逕去水溝蓋邊瞧看,水溝蓋裡污污黑黑,看不到東西,水溝蓋也打不開。他趴下透隙往裡仔細看,在附近找了兩根樹枝,往水溝裡頭戳戳撈撈夾夾......

    「小弟..... 」
    有手在背後拍他,阿波回頭,是剛才他撞到的阿伯。
    「小弟,別找了,五十塊掉了就算了,來,我給你一百塊,去買你要買的東西。」阿伯說。
    阿波太餓了,立刻伸手接下兩個五十元硬幣,匆匆說了「謝謝」,跳起往便利商店內跑去。
    囫圇吞了兩個麵包,喝了店裡免費的熱開水,還剩五十塊。心想,剩五十塊,若再吃東西或還給小凱,就又身無分文了。 坐在店內,望向店外路邊的水溝蓋,想著水溝裡還躺著他的五十塊,心有不甘,又去拿了樹枝趴在水溝蓋邊往水溝裡戳撈夾......

    「小朋友,你在幹嘛?」
    一女人聲音在背後叫他,阿波回頭看,是一中年女子,便回說,「我的五十塊錢掉進這水溝蓋下了..... 」又繼續往水溝裡撈去。
    「水溝髒,撈不回來算了,五十塊,來,我給你,別撈了..... 」
   阿波愣了一下,伸手接下一個五十元硬幣,說了聲「謝謝。」
    阿波坐在屋簷下,細想今天發生的事。過了十來分鐘,他又拿了樹枝趴在水溝蓋邊往水溝裡撈起......


    「喂,小孩,你在幹嘛?那水溝多髒啊.....」
    回頭見是位老爺爺,阿波拉垂著臉,「爺爺,我.....一百塊......兩個五十元硬幣..... 剛才不小心..... 掉進這水溝蓋下了..... 」
    「喔,這..... 那.....我身上有七十塊,先給你....」老爺爺把七十塊給阿波,還轉頭向路人要了三十塊,「小弟弟,別搞一身髒,回家去吧....」
    「謝謝爺爺」,阿波鞠躬後離去。
    阿波到附近巷內繞了兩三圈,又回到水溝蓋邊趴下往水溝裡撈。 如此這般,一再重施故技,到了傍晚他褲口袋裡已有了五百五十塊錢。
    他開心地去吃了一大碗麵,心想,若是每一天都能賺個五百塊,那一個月不就可賺一萬五了?沒錢的日子實在太痛苦了,一定得好好賺上一大票錢,那以後就不必挨餓或許還可自己租間小屋住...... ,越想越興奮。


    去找到小凱還了五十塊錢,小凱好奇,「你怎有錢還我?」
    阿波忍不住把下午發生的事跟小凱說了。
    「好小子..... 」小凱腦筋急轉,「喂,明天我跟你一道去...... 去賺錢, 好不好?」
    「啊?喔..... 好.....  」阿波不好拒絕。
    隔天中午在那便利商店吃了簡單中飯後,兩人就在外面水溝蓋旁輪流趴下往水溝裡戳戳撈撈夾夾。 台北的善心人士不少,傍晚不到阿波已收入三百塊錢,小凱收入三百五十塊錢。
    兩人開心,約了隔天中午再見。
    隔天中午,阿波到時小凱已到了,小凱還帶了一個他的朋友,大盛。 阿波心中雖有點不快,但沒表示什麼意見。三人就在水溝蓋旁輪流趴下往水溝裡戳撈夾,一個下午,阿波收入一百五十塊錢,小凱收入兩百五十塊錢,大盛收入兩百塊錢。

    一星期過去,阿波感覺不對,自己的收入少了,三人的全部收入原本都該屬於他一個人的。 他不好向小凱和大盛要錢,只好委婉建議他們另找其他水溝蓋去賺錢,那樣每個人收入可以多些。
    小凱和大盛同意,便各自找其他水溝蓋去了。
    但,三天後,兩人回來向阿波說,其他水溝蓋賺不到錢,便利商店前人多才好賺,後來兩人進而要求阿波讓出他的水溝蓋。阿波不願意,爭吵了起,三人不歡而散。
    隔天中午,小凱和大盛帶了另外三人來便利商店前水溝蓋邊找阿波談判要他退讓水溝蓋,可是阿波說什麼也不願意放棄這每天可收入五、六百塊錢的寶地。
    那五人說到火氣上來,一擁而上痛打阿波,阿波蹲低身子,雙手在頭上揮擋,混亂中忽感左手刺痛,縮手一看,手掌被利器刺傷有血流出,「啊呀!」情急生智尖叫,「我的指頭斷了!」隨之癱倒在地,打他的人見狀一哄而散。
    旁邊聚上十幾路人圍觀,阿波見人多,便以右手握蓋住左手傷處,指向水溝蓋裝可憐,「我的五十塊錢....掉進..... 這水溝蓋下,還被人打...」


    台北的善心人士不少,有人拿出百元,有人拿出五十元,湊了一些錢給阿波,阿波忙說「謝謝....謝謝.....」伸手去接,「咦?」阿波竟見到叔叔也在人群之中。
    有人見他手上有血,問他,「弟弟,你受傷了?」
   「喔,小傷,待會兒搽搽藥就好了。」
    阿波收好了錢,見圍觀的人散去,走到幾百公尺外的一間診所包紮了傷口。出了診所,轉過街角,聽到叔叔在背後叫他,阿波停下腳步。
    「阿波.....」叔叔說,「看來你有能力賺錢了,那房租、水電、飯錢,你也幫忙出點....」
    「啊?! 」
    「來,把你口袋的錢拿出來。」
    阿波只好掏錢,算算共二千八百多塊,全給了叔叔,只暗地裡留下五十塊錢。
    「唉,不景氣,工廠倒了,叔叔失業了,今後沒了收入,不知要怎麼辦?怎麼辦?唉....」叔叔邊走邊嘆氣,往住處走去。阿波一旁靜靜跟著。


    第二天阿波睡到十點多起床,心中有著期望,快步走向他熟悉的便利商店,想依樣畫葫蘆趕快賺點錢。卻一眼瞥見商店前路邊水溝蓋旁趴著一人,戴著墨鏡,旁邊還立了一破紙板,寫著
「可憐盲人,五十塊錢掉進水溝蓋下了。」
    阿波心中頗不是滋味,趨近一看,大吃一驚,「叔叔?!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