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海揚帆,寫我所思,寫我所愛。
  • 13408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半個便當

高中,他家道中落,父親生意失敗欠債還入了監,母親和他遷居新竹,買了一便宜中古公寓的四樓住下。母親在家做便當,中午推了小車出外叫賣,他向學校請假中午外出幫母親賣便當,賣到最後,剩下一個,母親和他分食那個便當,一人一半,吃完,他再回校上課。
 
退伍後,上台北找工作,找到一送便當給獨居老人的半義務工作。有一位老爺爺的便當常剩一大半沒吃,老爺爺說一個人吃飯沒味口。於是,他安排最後一個便當送達老爺爺,他坐下陪老爺爺吃飯,一人吃半個,持續一年半,直到老爺爺過世。
 
婚後,夫妻倆事業草創,節儉度日。他騎機車送貨跑業務,一早出門晚上八九點才回家。他要太太幫他準備一個便當,便當內多塞一點飯菜,用棉布包了保溫。中午吃一半,剩一半晚上吃,吃飯時找點熱水熱湯配著,就算吃過。
 
父親七十多歲時心肌梗塞突然過世,距出殯日有五天。母親交待他那幾天中午到殯儀館父親靈位前上香,同時,準備半個便當供飯。母親說,父親身體狀況長年不佳,常沒味口吃飯。供飯準備半個便當就好,多了父親吃不了。
 
母親思念父親成疾,三年後也走了。他回新竹處理母親後事,有一年輕人來家,自稱是送便當給獨居老人的義務工作者。年輕人說,他母親在世時說如果有人陪她吃飯她就有味口,年輕人便陪他母親吃飯,一人吃半個便當,持續近一年,直到他母親過世。
 
生意碰上金融海嘯,他賺的錢幾乎賠光了,賣了臺北房屋還清債務,和妻兒搬回新竹父母老家住。為能有固定收入,在樓下租了一店面賣便當。見有家境貧困或體力勞動者,買一個便當半價優惠,或買一個便當免費加送半個便當。口耳相傳,生意鼎盛。便在屋前加掛了個招牌,就叫"半個便當店"。
 
老舊社區都更,一樓店面及他四樓的房子都在都更之列。他正煩惱三年多都更期間沒住處又沒賣便當的收入。工地主任來問他,願不願意供應施工期間工地所有工作人員的早午晚餐,順便繼續賣便當,一家人可免費住在工寮員工宿舍。
   
他欣然答應,便開始在工寮內繼續他的便當供餐生意。忙不過來,還增加了兩個幫手,包括曾陪他母親晚年吃飯的年輕人,
 
三年多後,重建完成的新大廈即將落成,他驚訝發現一樓三角窗位置竟有家餐館正在裝潢,心中一涼。但又一想,嶄新大樓的一樓他租不起更買不起,要賣便當,還是另尋場地吧。
 
落成典禮當天,建設公司董事長自臺北前來主持。三百多住戶聚在大廈中庭享用著茶點,燃放鞭炮後,身材圓胖穿著西裝戴著金框眼鏡的董事長站在眾人前面說了幾句祝福的話,接下說,「本大樓一樓三角窗位置,是本公司保留戶,本公司本著回饋地方及服務住戶之心意,特將其留給"半個便當店"作其繼續營業之用。」
 
住戶們交頭接耳,李廣元和妻兒心中疑惑,以為是有人租了或買了那店面,還用了他們的店名。
 
李廣元看見建設公司董事長和工地主任穿過人群走來,董事長向他遞上一名片,笑了笑,「同學,好久不見了。」李廣元驚訝接過名片,看了下,董事長名叫"陳哲波"。
 
「........... 」李廣元說不出話來。
 
陳哲波伸出雙手緊握李廣元雙手,「李廣元,你好,這工地主任是我兒子,從都更籌備到大樓落成,他都向我詳細匯報。"半個便當",呵呵,我....記得!一樓三角窗屋子裝潢好後,就交給你了,同學,謝謝你.....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