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海揚帆,寫我所思,寫我所愛。
  • 13408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請問,這位子有人嗎?


「剛開始時,你.... 走到我旁邊問了句,『請問,這位子有人嗎?』」
「是哦?」
「搭訕嘛,老套了。」
「呵..... 」
 
「我說,『沒人。』」
「我.....就坐下了?」
「是坐了,但不久你就連人帶椅搬走,去和別人聊了..... 」
「啊?我....... 」
 
「有次你還到另一桌.....和一個長髮女生,我看是卿卿我我去了,哼..... 」
「真的?我....... 」
「那女生.....英文系的美女,姓鍾...... 」
「呵,妳.....還都記得?」
「是.....我一直記得.....」
「呵,咳...咳... 妳? 」
 
「嘿,你看窗外,這裡連101都看得見。」
「可不是,101旁邊是世貿,以前我常去參展的,世貿旁邊是凱悅,凱悅過去是市政府.....我都記得,.....」
「每個大樓旁邊也都蓋了大樓,沒空地了。」
「那還用說。」
「人....像大樓。」
「怎麼說?」
「每個人身邊的位子.....都有人坐。」
「呵,人各有其位吧。」
 
「嗯.....各有其位,你和你太太..... 感情很好吧?」
「很好,妳和妳先生感情應該也不錯吧?」
「我?..... 我..... 離婚了。」
「啊?」
「離了....八年了。」
「那妳.....這些年.... 辛苦了.....  」
「沒兒沒女,生活過得去,只是.....感情沒個寄託.... 唉....寂寞.... 」
「這..... 我.... ,妳沒考慮.... 再婚?」
「好男人都有好太太陪了,也不再有男人走到我旁邊問,『請問,這位子有人嗎?』」
「這.....」
 
「說說你吧,你有幾個兒女?」
「沒,跟妳一樣。」
「呵,你我..... 一直都是一樣....有好多方面....... 都一樣,在大學時就是。」
「是...... 大學...... 唉.... 大學畢業都...... 四十年了。 」
「四十一。 」
「可不是,都四十一年了。 」
 
「大家都沒聯絡,直到上星期有同學聯絡上我,我昨天參加我們系上的同學會,我從方曉月那聽到你的消息。」
「哦?她半年前搬到我住的社區,我巧遇過她幾次,管理員跟她聊起說.... 我住院,她來看過我一次。」
「我大多時間住美國,兩年多前回來的,是想陪陪我老爸老媽。」
「喔,我們的爸媽..... 都老了。」
「我們不也是?」
「是啊.......」
 
「你的病,醫生.....怎麼說?」
「剩...... 幾個月..... 」
「幾個月?! 那你還這麼..... 灑脫?.... 」
「不然.... 要我哭哦?」
「不是啦,咦,你.... 你太太呢?怎沒見她來陪你?」
「她........」
 
「我問方曉月,她說她沒遇見過你和你太太一道..... 」
「妳還打聽這個?.....」
「聽見老朋友的消息,我總想多問問嘛,你不瞭解,我一個孤單女人.....」
「喔,是.....」
「嘻,我來這前..... 還幻想..... 你我..... 會不會..... 有機會.... 再譜黃昏之戀呢。」
「呵,咳...咳... ,拜託哦,我...... 我這病..... 」
「病?又怎樣?..... 搞不好沖沖喜.... 沖好了也不一定。」
「妳?呵,沒變,還是愛說笑,跟當年一樣......。」
「你還記得?」
「當然,要不是當年妳在我退伍前悄悄出了國,我們也許都....結了婚...... 」
「對不起...... 我..... 那時..... 」
「算了,當年我一個窮小子,也沒可能追出國去找妳。」
 
「你太太不在,我坐這陪你吧, 等她來了我再走。」
「那..... 不好意思..... 她...... 」
「她,她怎麼?你怕我和她見面?」
「不.....不是....... 」
「看你緊張的,喔,我剛來時....是不是應該先問你,『這位子有人嗎?』」
「不.....不....... 」
「那好,這位子,我借坐一下,等你太太來了,我就起身讓她坐,可以吧?」
「妳?呵,就......愛說笑,妳坐,妳坐.....」
 
「天快黑了,不是我說你,你生病住院,你太太居然都不來陪你的啊?」
「她....... 」
「等你太太來了,我以你老朋友身分說說她。」
「我太太.....她...... 她...... 在.....等著我。」
「等著你?什麼跟什麼嘛?」
「她.... 不方便來.... 」
「不方便來?好啦,那......我留下......多陪陪你吧。」
 
「嗯,我想... 我想....... 」
「你說..... 」
「請妳......幫我一個忙。」
「能幫的......我......一定幫。」
「幫......我..... 辦.....後.....事。」
「喂!你太太都不..... ,等等,你......老實說,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樣..... 離婚了?我們倆一直....有好多方面都一樣的..... 別瞞我。 」
「這回...... 不一樣....」
「不一樣?」
「我太太.....她...... 她...... 兩年多前.....車禍.....走了。」
「啊?!......」
 
「我不忍讓老父老母辦我後事,我又沒其他親人,妳今天.....出現..... 我......」
「你..... 唉!」
「妳今天出現.......我好高興,感謝老天..... 」
「現在......我倒希望你能站起來,走到我旁邊問句,『請問,這位子有人嗎?』」
「然後呢?」
「然後你坐下,不久你連人帶椅搬走,去和別人相好了..... 」
「妳?嘿,又....說笑了。」
 
「這樣好了,公平起見,我也請你......幫我一個忙。」
「我.....躺在這,能幫妳什麼忙?」
「互相幫忙啊,不然我幹嘛要答應幫你?」
「好,好,妳說。」
「你明天辦出院。」
「啊?!......」
「明天辦出院,回家修養。」
「這?」
「回家修養肯定比在這有尊嚴多了,我去你家陪你。」
「妳....這?」
 
「跟你說一件事,當年,你退伍前,我去.....算了個命。」
「算命?」
「嗯,算命。那算命的說我會......剋夫。」
「剋夫?!......」
「嗯,所以...... 我不告而別。」
「原來.... 是這麼回事,都論及婚嫁了,妳卻一下消失了!」
「對不起。」
「妳.... 唉..... 真是的......」
 
「到美國後,我刻意嫁了個美國人,我想,中國算命的.....應該對美國人無效。」
「妳....」
「算是無效,後來我們是......離婚收場的。」
「算命那玩意兒,妳也信?」
「我不想信,但剋夫......如果剋到你..... 我可不想。」
「天..... 我.... 妳....」
 
「好了,現在,我沒老公,你沒老婆,我們倆身邊的位子可都沒人了......」
「是,那我...... 就明天辦出院。」
「好傢伙。」
「然後,我們..... 再去法院公證...... 結婚?」
「結婚?你.....不怕我....剋夫?」
「哈,那就看是我的絕症厲害,還是你的剋夫厲害了,反正都是要走,我沒差。」
「哈...... 有你的。 」
 
「不過,有一件事.......我...... 我太太她在等著我。」
「我不懂?」
「就.....就.....我太太.....臨終前囑咐,我們預訂了夫妻塔位,相鄰的,她說.... 她等著我去陪她。」
「你....你們.....感情還真好........ 」
 
「那,我之前請妳......幫的忙,就..... 不算好了。」
「不算?我不幫,你找誰幫?」
「找禮儀公司簽生前契約.... 可事先在契約上寫清楚。」
「......... 」
 
「依我看,互相幫忙的事....就算了吧,我會永遠記得妳,記得妳的從前和現在。」
「.........」
「還有......謝謝妳來看我.......」
「我......剛才來時.....真該多問你一句,『請問,你旁邊的位子有人嗎?』」
「這...... 」
「不能怪你...... 是我自己......離開的...... 讓位的..... 」
「唉.........」
 
「不管了,明天照計畫進行,先幫你辦出院,我們再去公證結婚。」
「好.....」
「嘿,你不怕我在你走後另外買對夫妻塔位,相鄰的,讓你等著我....去陪你。」
「哇哈...... ,我不怕,不過,到那時.....妳最好先告訴鍾春怡一聲。」
「鍾春怡?誰啊?」
「我太太..... 英文系.....那個姓鍾的...... 」
 
「啊,你後來.....娶了那個......英文系姓鍾的美女?!」
「嗯,妳出國後我難過得想死,有次巧遇她,聊了許久,她安慰我,鼓勵我.... 後來我們交往一陣子,就結了婚。」
「好你個小子。」
「我太太她.....怕寂寞,我答應她一定會去.....陪她的。」
「我就不怕寂寞哦?」
「那..... 」
「我有個主意,想問一下。」
「妳問。」
「請問,你們旁邊的塔位,有人訂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