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海揚帆,寫我所思,寫我所愛。
  • 13408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盛夏,想吃一口童年冰

「噹啷,噹啷,枝呀冰 ~ 」,夏日午後,只要聽到那搖鈴加上高嗓喊叫聲,我們小孩的魂就立刻離了課本,飛過了院牆。 快.... 翻口袋、拉抽屜、倒撲滿…..鏗鏗鏘鏘,小聲點,幹嘛?湊零錢啊! 但,不管多小聲,在廚房的媽媽早就聽到了聲響,大步走來,「想吃冰?你在咳嗽,千萬不能吃冰,不然等一下帶你去打針…」
 
那一根手指頭當頭指來,左右搖搖。 完蛋了,一盆冷水當頭淋下,冷得叫人噴淚,再忍不住,嗚哩哇啦大哭了起來。打針?! 嚇死人也傷透心! 哥姊弟妹可不管,立刻站到另一邊,和咳嗽人先劃清界線。 哇…,我哭得更大聲了。
 
媽媽的腳步才走遠,哥姊就過來忙拍頭,「不哭,不哭,待會兒買回來,讓你舔一下,就一下,可是,你可別咳哦,再咳,我們全都沒得吃了…」 當然,這一恐嚇,有效,止住了哭,但止不住咳,只好拉住床單拼命掩住口鼻,想使勁忍住咳,脹得滿臉通紅。
 
咳咳咳,好啦,不管,還是要跟出去。看到沒!那踩單車賣冰棒的阿伯已把車後的方形冰箱打開,掀起了厚厚保冰的白棉被,只見一飄飄的冷煙在烈日之下,朝空中飛昇,天呀..... 我.... 「咳咳咳…」
 
「小朋友,今天要吃什麼口味的?」冰棒伯微彎下腰,笑呵呵地問著眼下幾個小蘿蔔頭。 「鳳梨,梅子,紅豆,綠豆,牛奶,花生,…. 」阿伯唸的比我們背書流利得多!為了探頭往冰棒箱裡瞧看,蘿蔔頭們的脚尖都快踮斷了。
 
「阿伯,綠豆的不要,弟弟在咳嗽,媽媽說他不能吃冰…」大姊總是記得提醒。
「喔,是呵,咳嗽不好吃冰。那,弟弟,下次等你咳嗽好了,阿伯來了再多送你一支,好不?」我眼淚鼻涕早糊了一臉,點點頭,又咳了起,難過死了!
 
兄姊弟妹人手一支冰棒,舔一下,再舔一下,那好吃的模樣,r噢,咳咳咳…」
「來,下面這邊滴的,比較不冰,抬頭…張口,啊… 接好了…」
我這咳嗽人開心了些,還有人記得來疼。
「咳咳,好,好,…」這咳嗽,真是糟透了,偏選在冰棒阿伯來的時候咳。 但咳歸咳,也還算嚐遍了各種口味的冰棒,是滴的,「哈…咳咳…」。
眼看哥姊弟妹手上的彩色冰棒都化了,吃完了,就只剩了根冰棍,自己也只有悻悻咂嘴的份。
 
要命的是,冰棒阿伯前腳才走,那頭炸冰淇淋的”叭噗”叔叔出現了。

「來哦,天霸王,大中小,來哦,好吃的冰淇淋…」那叔叔手捏” 圓球小喇叭” 。 一聲聲的 ”叭噗”、”叭噗”,勾魂般傳來。
 
大熱天,剛才吃過的冰棒,早溶化了,早蒸發了,早忘得一乾二淨了!幾双小眼睛遠望著”叭噗”,小腳已不聽使喚,「去…看看總可以吧 ~ 」

有鄰居玩伴聚了來,圍著”叭噗” 冰淇淋的單車,摩拳擦掌,指指點點。幹嘛呢?哈,那還用問 ~ 是要「炸他個天霸王!」
 
單車車把下掛著四個長圓鐵筒,”叭噗”叔叔一一打開蓋子,哇,又一陣冷煙,咳咳,一飄一飄的冒出鐵筒來。鳳梨黃,牛奶白,檸檬綠,清冰透明…,有,看到了,咳咳!
 
「哈,小朋友,今天有…清冰,小,檸檬冰,中,牛奶冰,大。還有,咚哩隆咚鏘…,鳳梨冰,天霸王!」”叭噗”叔叔兩眼掃過車旁圍了兩三轉的小朋友說話,嘻嘻加哈哈。
 
車後鐵架上有一軟木做的圓盤,用彩漆塗了,分隔成天霸王、大、中、小幾個區塊。當然,「天霸王」區塊最窄最小,最難「炸」到。 「小」,最大最寬,占了圓盤的絕大部份,隨便一炸,小孩都知,非常容易,隨便一炸就會炸到「小」。
 
”叭噗”叔叔將圓盤順手快速一轉,所有眼光全盯了上去。有人左手遞上一毛錢,右手接過鐵錐子。 手持鐵錐子的圓木柄,全神貫注,準備隨時出手,往圓盤上一刺,「炸」下去!
 
不用說,保證那炸冰之人心中狂念:「拜託,我要炸個天霸王!」那天霸王可是三個「大」球的冰淇淋落在一塊,擠在圓尖脆餅裡,不得了呵! 光舔,就可舔上大半天。
 
哇!哈!噢!哀!.... 幾聲歡呼,幾聲哀嘆過後,沒一會,孩子們都已人手一球冰淇淋,大大小小,各種口味,每個人都滿足地左右上下小心舔食起。 熟識的同伴都有份,還互相分而舔之,嘻,咳咳…,不,咳嗽人,沒份!「噢.....咳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