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海揚帆,寫我所思,寫我所愛。
  • 13408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我的志願

志願,因人而異。有同學說了,長大後要當總統、要當總理、要當董事長、要當總經理、經理、工程師、老師、教授…。 反正,當時年紀小,不懂,也不會懂,長大後究竟要做什麼或當什麼?更何況,長大?那是多遙遠的事呵!
 
大人說,「孩子,長大後要當偉大的人。」
「偉大的人?那就是總統、總理吧。」小玩伴這麼猜。 但,玩伴中可沒人知道,到底是總統偉大還是總理偉大?
 
大人又說,「孩子,長大後要當有錢人。」
「有錢人,那就是董事長、總經理吧。」小玩伴這麼猜。 但,是董事長有錢還是總經理有錢?玩伴中也沒人知道。 於是乎,老師在講台上偶而問問,同學在底下隨口答答,沒有,也不會有,任何定論。
 
心中這麼想,誰偉大,長大後就選那偉大的當,沒人會選那不偉大的當。誰有錢,長大後就選那有錢的做,沒人會選那沒有錢的做。只是,偉大的人不知有沒有錢? 要有的話,長大後就當偉大的有錢人,那應該是最好的志願。 好,小時候之「我的志願」,就是當偉大的有錢人」。
 
但心中隱約清楚一件事,「我的志願」,得隨著大人想要你將來做什麼,當什麼,就回答說要做什麼,要當什麼。否則,志願未成,就會先被大人罵上一頓,說你沒志氣、沒出息!
 
所以,放聰明點,偉大的人,有錢的人,大官員、大將軍、大富翁… 相關人等的名稱,有事沒事都得在腦袋瓜中埋伏著,老師或大人一要我答「我的志願」時,就可隨口而答,那結果會比較皆大歡喜,至少會讓大人歡喜。小小孩子,好像是為了大人「他的志願」才能有「我的志願」。
 
稍長,書上有武訓興學篇,「莫嘆苦,莫愁貧,有志竟成語非假,鐵杵磨成繡花針,古今多少奇男子,誰似山東堂邑姓武人!」偉大的武訓,令人佩服!小小的心靈哪經得起這麼樣大的震撼?
 
那就,改志願吧,去做興學的人,或去做老師、教授,教學的人…。老師、教授看上去是挺偉大的。 至於「鐵杵磨成繡花針」,老師也有說,那是譬喻,不然,我恐怕真找支鐵杵磨去了。磨呀磨的,還好沒多想,不然又要改志願 … 做鐵匠去了。
 
又聽見師長諄諄告誡,「要立志做大事,不要立志做大官」。 但,做大事的是什麼人? 不很清楚,反正大致上,就是叫我們不要做大官。
 
可是,當兵時,就業後,發現管我的、罵我的,有一堆人,他們全叫"官",軍官、長官、大小官。"官"字兩張口,他要怎麼說,他想怎麼罵,他都是對的,官腔當然可以十足。
 
怪自己做了大半天,沒做出半件大事,只好另下志願,做官去吧!我奮發向上,我努力爬高,擠得頭破血流後,做到了小官。聽部屬左一句「報告長官」,右一句「是的長官」,飄飄然,呼,真爽。難怪,大家那麼想當官。
 
又發現,當小官小家子氣,不夠分量,當高官高高在上,人模人樣。但老老實實的往上爬,想當高官,似乎有難度。沒有銀兩,沒有關係,那高官位子還真是雲端老神,遙不可及。於是乎,湊銀兩,攀關係,終於,呵,坐上了高官位子。
 
高官厚祿在手,想穩住既得利益,就和錢脫不了干係。好,左手右手,翻雲覆雨,弄錢、坃錢、賄錢、貪錢,… 錢來得容易,錢去得容易。 最後,有錢弄到沒錢,才知"貪"和"貧"這兩字,長得表裡如一,人貪到極致高峰之後,便是跌入貧困深淵的開始。
 
說來奇怪,人一貧困,病痛跟著就纏上了身。大概是小病沒錢醫,最後拖成了大病。有那麼一天,我被推入了加護病房。病房,是讓人反省的好所在,我有很多時間,去想生死存亡,我有更多時間,去想我的志願。生死存亡,似已命中注定,我的志願,則隨時隨地在變。
 
想當年,談志願,滿心「鴻鵠之志」;年歲漸長,談志願,滿口「可笑之至」。人小志氣高,人老志氣小,時不我予了。管他鐵杵磨成針,管他有志事竟成,此刻,身心俱疲,臥病在床,還談什麼志願? 志願,早已蕩然無存,心願,倒還留了小小一點,小得卑微,那就是「我要活下去」。
 
見小護士拿了細針往我臂上扎來,我雖沒力沒氣,卻苦中作樂,想問,「護士小姐,這針是不是鐵杵磨成的?!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