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創作園

關於部落格
文海揚帆,寫我所思,寫我所愛。
  • 1286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老同學,老朋友,老情人

58f0bad538f55.jpg老同學,老朋友,老情人

人生旅途上,我們會與朋友,同學,情人彼此相遇,認識,或交往,時間也許短也許長,但分開之後,隨著時光流逝,大多數人便消失了。
我們似乎記得最後會對彼此說「再見,再聯絡。」我們似乎也記得,從那之後,就沒再見,沒再聯絡了。
如果真的就沒再見沒再聯絡,那人生就單純到沒什麼故事可說。可是,我們有時不經意會和朋友,同學,情人再次相遇,再次認識,再次交往。
偏偏,和當年的朋友,同學,情人再次碰上時,一看,他們都老了。那我呢?當然,沒例外,也老了。於是乎,面對老朋友,老同學,老情人,我自首,先尷尬一笑自我解嘲。
抬眼一看,對方也正在向著我露齒一笑,呵,也面帶尷尬。既然都老了,幹嘛還不期而遇嘛?
但,既然遇上了,那就敘敘舊吧。 
我知道,可是你以為敘舊容易啊?
幾十年過去了,面前這人和我當年只相遇,認識,相處過大概一年、半載、幾個月、或長一點短一點吧,那是幾十年的幾分之幾啊?
雙方對話好半天,只繞著「你身體好嗎?」「你太太好嗎?」「你先生好嗎?」「你有幾個孩子?」「孩子都大了吧?」「你退休了吧?」「你當阿公了吧?」「你爸媽身體還好吧?」等話題,瞎聊,不著邊也不著際。
而且,糗了,我偷偷跟你說,面前這人我熟,至少很眼熟,但我到目前為止一直想不起他姓啥名誰?
看他那眼神閃來爍去,莫非,他也想不起我姓啥名誰?
呵,沒關係,反正,他不是老朋友就是老同學,但肯定不是老情人。 
當年動過真感情算得上情人的仁姊仁妹屈指可數,幾十年過去,一個也沒碰到過。 想著若真是碰上面,曾經有過那麼一段不算刻骨也還銘心的戀情,應不致於想不起她姓啥名誰。
怕只怕,在兩張被歲月摧殘的老面皮後,得絞些腦汁回想當年的卿卿我我,再耗些力氣吹皺兩灘死水,咳、咳......
還就真有那麼一個傍晚,就在路上,巧不巧遇上了當年的一位情人。嘿,没一秒我們就叫出了對方的名字,還有對方的暱名。
「你怎麼都不會老!」
「妳還是和以前一樣漂亮!」
老情人,在對方心底的某一角落還埋伏了一些老舊情愫,念念不忘還若有若無,知己知彼又若無其事。
「你有幾個孩子?」
「兩個,男的。妳孩子也都大了吧?」
「一兒一女,都結婚了。你退休了吧?」
「退了,現在無事一身輕。」
「你跟你太太好嗎?」
「好,我和我太太好得很。妳跟妳先生也好吧?」
「好什麼好?我都離婚七八年了。」
她向著我尷尬一笑。
糗了,我偷偷跟你說,老情人碰面,若兩人都過得好,那推起理來,當年我們沒交往下去是對的。但若一人過得好,另一人過得不好,過得好的那人就有點內疚了,若當年兩人交往下去,對方應該會比現下好些吧。
算了,感情的事沒有對錯,有的只是緣分多寡。只是,多年後老情人碰面,我幹嘛說「我和我太太好得很。」多嘴,那有點傷人的。
「我...... 那......」
「我啊一個人過日子,沒牽沒掛的也很好。」
「我...... 那......」
「我命苦,這把年紀還不敢退休,剛下班,累死了。」
「我...... 那......」
「反正回去也只一個人,陪我吃個晚飯好麼?」
「我...... 那......」
「多年不見,你還是一樣木訥。」
「我...... 那......」
「唉,嫁老公,木訥一點的好,省得在外頭拈花惹草。」
她伸手握住了我手,當然,我不能不會也不好拒絕,也回握她手。禮貌麼?自然麼?懷舊麼?都有吧,遙遠的熟悉,眼前的生份,你說,一個老男人面對老情人,該如何是好?是有點手足無措,但還好,我手在她手裡。 
木訥歸木訥,但老男人就不是男人麼?
潛意識裡,老男人還是會想來個臨老入花叢,拈個花惹個草什麼的。何況眼前這朵,是早就認識的玫瑰花,不怕,就算當年帶刺,如今也早被歲月磨損,不刺了,心中哼起《玫瑰玫瑰我愛你》。
四下看看,沒看到熟人,更沒看到太太。
夕陽西下,我們手牽手走去,胸中有鹿亂撞,是老鹿發春?不對,是心律不整!
重溫舊夢呵,兩個老傢伙用青春歡笑下飯,著實味口大開,沒叫酒喝人卻醉了,醉在往日情懷中,當年小仇小恨小怨早化了雲煙。喂,停啦,別還老在那唱什麼「青春小鳥一去不回」!
手機響,是太太找我回家吃晚飯,「太太,嗨呀,不好意思,我遇上一個老朋友,在外頭聊聊,妳先吃,嗯。」我出聲親了親電話,掛上。
「你跟你太太感情真好,我好羨慕。」
「我...... 那......」
吃完飯,互留了手機號碼,各自回家去,表面瀟灑自若,內心依依不捨。
人,回家。心,沒回。
心,老癢。要是身上癢,抓不著,會找太太幫我抓。
心癢,敢找太太幫抓?
呼,癢,癢死了!
「How can I tell her about you?」
「相逢何必曾相識。」
老情人重相逢,雖不致有枯木逢春,久旱甘霖那般狂喜,但卻有青春不再,百感交集的難過。
看她,心中有樂,自我催眠:「愛,還在?」
看自己,髮禿齒搖,頗為怨嘆,「愛,還能?」
我們line來line去,只覺有聊不完的天說不完的地。 之後,我們又私下見過幾回面吃過幾次飯。
「重逢恨晚」,「相見爭如不見。」「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現?」「我倆還有明天?」各個念頭在心中糾纏起伏。是還想抓住什麼嗎?腦袋瓜也老了,恍惚恍神,理不出個所以然來。
半年後,有天她line我,「同學,祝福我吧。」
「祝福?」
「有人要娶我了。」
「?」
「朋友介紹的,他是旅居澳洲的華人..... 」
「?」
「老婆過世十年,大我三歲...... 」
「?」
「人老實又有積蓄,婚後我就跟他去澳洲定居。」
「?」
「祝福我吧,老朋友。」
「哦好,我衷心祝福你和他真情真愛白頭偕老。」
「謝啦,再見,再聯絡。」
「好,再見,再聯絡。」
看著手機,不再叮咚,心情複雜,宛若失戀,文字難以形容,唉,《無言的結局》。
當年我們是同班同學,分開後我們彼此答應還是朋友,只是說完「再見,再聯絡。」就沒再見再聯絡了。
人一下子就老了,多年過去,很有可能會再次巧遇老同學,老朋友,老情人..... ,人生真的像是走馬燈,轉去還會轉回,但別太高興,才剛轉回又要轉去了。
當年雖沒開口道別離,但別離了。若還能再碰上一面,誠屬難得,就再珍惜一回吧。 這次說完「再見,再聯絡。」只怕就真沒機會再見再聯絡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