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創作園

關於部落格
文海揚帆,寫我所思,寫我所愛。
  • 12790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太太不在家

 男人結婚,大半原因為了追求幸福,太太追到了,就自我感覺良好,幸福也到手了。平日裡可以無憂無慮,溫溫飽飽,原因無他,全拜有個太太。太太在家,你想到的她早想到了,你還沒想到的她也想到了。你發現,原來「心有靈犀一點通」,「秤不離砣,砣不離秤」,「妳泥中有我,我泥中有妳」並非完全虛構神話,是有實證典故的。男人結婚,不好嗎?好極了!
 
幸福的日子,用不著掐指算,過得飛快,為何過得飛快?就因為日子充滿「幸福」呵。 一個每一分每一秒都沈浸在幸福中的男人,那甜那蜜早把心眼腦袋黏糊到了一塊,少掉的天賦本能已然不只一樣,就是說,他哪還有什麼本事去計時間算日子兼管柴米油鹽?時間日子全在太太十指上,一指一點,魔法小星星就飛了來,叫你往東朝西向南去北,她說幹什麼咱就去幹什麼。 久了,自己的腦袋瓜怎用都忘了,看有多幸福。懷疑?你以為幸福來得容易?
 
突然間,咦?魔法小星星怎不見了。
思緒暫停三秒後,喔,那是因為魔術師不在。
不對啊,拍拍腦門,晚飯時間到了,怎沒人叫吃飯?
不慌,不慌,事出必有因,喔,是太太不在家。
所以啦,晚飯時間到了,當然沒人叫吃飯。
不過,民以食為天,肚子餓了,怎能不慌?
不怕,不怕,一個人吃飯也不是什麼難事。
在家吃?出外吃?想著想著,唷,半個鐘頭過去了。
 
自己的肚子自己救,抄過鍋碗瓢盆開了火,從小到大常進廚房,處理相關炒煮之事游刃有餘,何況現在廚房重回吾一人之手,真是piece of cake,簡單!但,等等,米飯菜蛋的位置是太太放的,得花時間找一下,另外,一個人的飯菜怎弄才好啊?弄多了吃不完,弄少了不經濟。最後,萬念歸一,雙蛋搞定,炒了個蛋炒飯,煮了個蛋花湯,草草吃喝,算是安撫了咕嚕叫鬧的肚子。
看這飯吃的,比平常時足足晚了一個鐘頭。
 
「晚了,去刷牙,洗臉,洗澡,...... 」
咦?是我自己的聲音,平日那是太太唸我的聲音。
敢情是千般思念化成言猶在耳,我本能地回了聲「太太......」,但,只聽得一絲回音,是空屋的回音。
我一個人悻悻然走入浴室,「啊,糗了,牙膏沒了」,那麼剛好?不是剛好,我昨天就擠掉了最後的那一丁殘膏,忘了要太太拿一管新的備品給我。 我裸著上身去翻箱倒櫃,將可能收放牙膏之處找了兩三輪,沒有?!   最後,用牙刷沾點鹽巴,青青菜菜刷刷,了事。
洗澡,放好了熱水,「啊,忘了拿內衣褲?」
平日要是忘了,喊聲太太便會遞給我,別多想了,自己去拿吧,趕快。

躺上床,看鐘,比平常上床時遲了大半個鐘頭。 哈欠高低一打,雙手左右一張,唷,手邊沒碰觸到任何人或物,側身一看,床上空空如也。
是了,太太不在家。
「一個人睡King size大床,一個人當King,多安靜,多舒服,不正是你夢寐以求的?」
心中居然竄出一小賊,趁機消遣我。
「呸,我那是開玩笑的,怎可當真?」
我惶惶坐起,眼下一張King size雙人大床,前後左右大大延伸,大有用孤單寂寞席捲吾身之勢,一腔悲情油然而生,一震,我怎變得如此渺小?
 
好了,躺下,睡吧。輾轉難眠的滋味是什麼?太太不在家的夜晚會告訴你,一分一秒滴滴答答慢慢地告訴你。翻來覆去,奇了,就是睡不著。平日不夜尿的我,那夜起床起了八次,尿完,呸,呸,呸,還順便呸了八次,幹嘛,喔,嘴巴裡頭總是有鹹鹹的味道。 就是了,明天再找不到牙膏,記得去買一管,記得要自己去,太太不在家,沒人幫你買,膽敢忘記,就鹹到你嘴巴受不了,鹹到你血壓都飆高,我呸,呸,呸......
 
「叮咚。」
「誰啊?這麼早?」
啊!不是電鈴,是Line,那叮咚聲,一定是太太。
一骨碌翻身而起,拿起手機便瞧,等等,我的眼鏡在哪?「太太,我的眼鏡.....」,喔,太太不在家,還好,很快摸到了,戴上眼鏡,果然是太太來訊。
「我到了,這是我的房間。」太太附了一張她在房間沙發上微笑坐著的照片。
「喔。」
「我是晚上六點,你是早上六點。」
「是。」
「還在睡?」
「嗯。」
「那晚點再和你說話。」
「好。」
「記得吃飯,記得吃水果,記得澆花,記得吸塵,記得...... 」
「好。」
我睏中收了手機,忽想到一事,立即抄過手機,加寫「牙膏放在哪?」
十分鐘過去,未顯示「已讀」。
算了,她們八成去逛街了,再說吧。
我繼續努力地睡,只覺,太太的十指一伸,長度竟可超過半個地球,管得可遠了。
 
太太平日裡天天在我身邊忙裡忙外,嘰喳嘮叨,習慣成自然,自然變當然,不但沒把她的存在當一回事,還嫌她吵嫌她煩。這下好了,分隔兩地,安靜了,但又太過安靜了,安靜到令人恐慌。太太不在家,我成了「太空人」,兩人只能用Line在空中叮咚來叮咚去,碰不到摸不著,感覺超虛幻,我突然有點想不起來太太的長相,罪過,罪過,阿彌陀佛,真把一日作三秋了?
 
獨守空屋第一天便如此這般,家中多少事,盡付混亂中,那接下來還有九天,如何是好?
是啊,接下來的日子,沒事就晃來晃去,白天晃去市場買菜,晃去小攤吃飯,晃去街上遛達......,晚上晃來客廳看電視,晃來書房上網,晃來床上無眠..... 。Line叮咚來叮咚去之外,當然也聊天說話,只是越聊越虛幻,根本就是太空漫步,不踏實。沒法可想,只好又晃來晃去,不只漫無目的,還舉目無親,感覺人不像人,鬼倒像鬼,孤魂野鬼。
 
那會兒,剛聽太太要和幾個女同學組團出國玩,我心中立刻閃爍出放生後自由的亮光。
太太出國,那我呢?
呵,我要去,嗯,賞花賞鳥,我要去山上住住,我要去海邊走走,我要去...... 浪漫...... 偷偷浪漫一下。
一個人去?
嗄?噓,嘿,有個女同學,最近離婚的那個,大學時我就暗戀的校花,如她有空,我也可考慮,嗯,那就兩個人去,就算是彌補那些年未能花前月下,未能人約黃昏的小小遺憾......
一抬眼,太太一雙關愛的眼神直射我心,「你跟我去嘛,我從沒和你分開那麼久,你一個人在家,我也不放心。」
「嗄,女同學...... 喔,不,妳們幾個同學都是女的,我一個大男人,不了,妳們去,好好地玩,我一個人在家,沒問題的。」
雖故作輕鬆,但卻聽到心中另有一聲吶喊:「留下來,或者我跟妳走。」
好熟,喔,是那句電影台詞,但台詞卡在我的喉頭,咳咳咳......
親愛的,也許海角七號,也許天涯三弄,管他三七二十一,我,我..... ,咳咳咳......,喉頭依然卡住。
張開雙臂抱抱親親太太,迷途瞬間知返,剛才那些個非份之想,呼,閃一邊去。人夫啊,太太不在家就想東想西想使壞?搞清楚:太太人不在,心可隨時都在。
 
久婚之人,早已安於夫妻融融相處的既有模式,突然變成一人在家,怎一個糟糕說得? 不好過,覺得十天長如百日。
這天,從圖書館看完書報,拖著沈重腳步回家,一開門,竟見一行李箱端置客廳。
我的天,「太太,妳回來啦?!」我三步併兩步跨入內屋,見太太斜躺在床。
「班機提早到,呼,這時差真受不了,可把我給累壞了。」
「那妳......多休息。」
「她們說不累,還約我三個月後去歐洲玩...... 」
「嗄?」
「怕到時候你又一個人在家,我......」太太關愛的眼神再次射來。
「我跟妳走。」我脫口而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