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創作園

關於部落格
文海揚帆,寫我所思,寫我所愛。
  • 129233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八德路上

     北有南京東路,南有忠孝東路兩大幹道,八德路,不大不小得剛剛好,也小熱小鬧得恰恰好。上班區年輕人多,午休時分結伴來街吃飯,騎樓下的人多了起,看著年輕人嘻嘻哈哈走過,我心躍動,似又年輕了。
    一位老先生拄拐來到我前方十幾步遠處停步,向西張望,想必是要搭公車。 他沒看到他要搭的車,眼睛轉向騎樓內看,有那麼一兩下,他和我四目交會。我戴著口罩墨鏡,老先生看我一兩眼,大概也只在想我是不是壞人怪人吧。呵,不,我只是病人。
    一兩分鐘後,老先生似乎站不住,緩緩坐了下地。我拿下墨鏡看他,他也看我,他似乎表達他沒事,我也就站著沒動。公車一班一班,呼呼來呼呼去。我的眼睛又轉向騎樓下的男男女女去了。
    忽然,我看到老先生舉起拐杖,但沒力,又放了下。我隨即走向他,「你是要起來嗎?」
    他無神的雙眼看了我一下。
    我改用閩南語又問,「你是要起來嗎?」外加雙手由下往上手式。
    他點頭,又低下頭,很無奈,口中說了一些話,嗚嗚哇哇的,我一句也聽不懂。但,看他動作表情,我確定他要站起來,他要搭公車。
    好,我抓住他右手臂,來,扶他起來,哇,扶不起!他屁股才離地幾公分,便又咚坐回地上,連帶我也順勢歪倒,單膝碰地,噢,我顧不得疼痛,又加力叉住他胳肢窩用力上提。我力不從心,汗流浹背。
    「需要幫忙嗎?」
    一女子聲音傳來,我抬眼看,是一年輕女子,「嗯,麻煩妳去.....找張椅子給他坐.....」我喘說。
    我應該扶得起他,但扶起他後得坐椅子。
    女子跑入旁邊一店內,很快的,一年輕男子搬來一小圓凳,我已扶起老先生了。這時,老先生卻搖手不坐,舉起拐杖指向馬路。
    「喔,公車來啦?」我忙問。
    老先生點頭。
    我向年輕男子說,「他車來了,椅子不用了,謝謝。」
    「不客氣。」年輕男子搬了圓凳轉身走回店去。

    老先生卻頹然放下拐杖。
    「啊,不是這班?」我忙問。
    老先生又嗚嗚哇哇的說了一些話,我仍聽不懂。他低下頭去,但站不穩,前後搖晃,我扶著他,心中慌亂,周圍看看,剛才那年輕女子走了,年輕男子回店去了。
    「你扶住那個鐵桿。」我指指三步遠的站牌。
    老先生沒動,我也移他不動,他仍只顧往公車來處張望。我汗如雨下,雙腿發軟,幾天重感冒把我弄到虛軟無力。
    我騰出一手向年輕男子店的玻璃大門揮動,揮了一兩分鐘,店內有人看到,年輕男子又走出來。
    「不好意思,剛才那班不是老先生要搭的。請你再搬椅子給他坐,他站不穩。」我說。
    「喔,好。」
    他快速回去搬來小圓凳,放在紅磚道上,我們一起扶著老先生坐下。
    年輕人回店上班去。我走回幾步,透過診所玻璃門看燈號,還有八號到我。
    我再走回到老先生坐處,他吃力舉起右手想向我敬禮感謝,但手沒力,舉了一半又放下。
    「免客氣,你坐幾號車?」我彎身問。
    老先生又說了一些我聽不懂的話。
    我只好去在站牌邊將每路車號碼指給他看,他一直搖頭,直到我指「276」,他才點頭。
    「他是要搭276路車。」知道了,我往公車來處張望。大太陽下站了十分鐘,許多公車過了,仍不見276 我看站牌路線,276是往南港舊莊方向的,約20~30分鐘有一班。
    一兩滴水滴到手臉上,我抬頭,「下雨了?!
    「落雨了,坐卡裡面好麼?」我彎身問老先生,看能否移到騎樓下。

    他搖搖手,含含糊糊說,「老啊啦。」
    這句話我似聽懂了,但聽來心酸。看他,七、八十歲了,衣鞋有點破舊,但不算太髒,平日應是有人照料的。只是獨自行走搭車,說話不清楚,很不安全的。
    他不想動,不方便動,我也沒辦法,還好,雨下了一下子便停了。
    又等了五分鐘,我說,「我叫計程車送你回去?」
    他搖手拒絕。
    「叫計程車,我付錢。」我又說。
    他更堅定,大力搖手拒絕。
    我考慮叫警察,又怕傷他心。
    276還沒出現。
    走回幾步,透過診所玻璃門看燈號,還有三號到我,心中頗為焦急。
    又等了幾分鐘,仍無276蹤影。我走進年輕男子的店面,「不好意思,可不可以再麻煩你?」
    「怎麼了?」年輕人疑問。
    「我在隔壁看醫生,快到我號碼了,可不可以麻煩你看一下那老先生,他等276路車。」
    「喔,好,我去看著老先生。」年輕人走出店面,陪站在老先生身邊,往公車來處望著。我走回診所,叮咚一響,看燈號,到我了。
    我看好醫生,拿好藥,走出診所,剛好看見276
靠站,我匆匆上前,和年輕人一起扶了老先生上車。
    「你哉兜位落車麼?」我問他知哪站下車否。
    老先生點頭。
    老先生又吃力舉起右手想向我們敬禮感謝,但手沒力,舉了一半又放下。
    老先生上了車,坐好。車門關了,公車緩緩開走。
    「你不跟老先生一起坐車?」年輕人問。
    「我跟他不認識。」
    「哦?我以為你們認識。」
    「我來看醫生,看老先生站不起才幫他的。」
    「是哦?」
    「謝謝你。」我向年輕人說。
    「謝謝你。」年輕人也向我說。
    兩人互相微鞠一躬,他搬了圓凳走回店去。
    我在騎樓走沒幾步,嘩嘩大雨傾盆而下,我停步,站在騎樓下等雨停。
    等雨的人們在騎樓下零零散散站著,若沒下雨,他們會盯著手機看,下雨,他們會盯著雨看,會盯著路看。 
    八德路上依舊是車水馬龍,三段這附近,我再熟悉不過。平時來這我大都會盯著路看,不管下不下雨。
    雨,下一下子便會停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