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海揚帆,寫我所思,寫我所愛。
  • 130105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電視小聲點

 一位白髮老婆婆坐在床沿,面對著房門口,電視就在房門口邊上。
     他探入半身深鞠一躬,小聲說,「老....太太,不好意思,我.....住隔壁,您電視可以.... 小聲點嗎?」
    老婆婆向他方向看,「是....阿明,你.......回來啦?」
    他注意到老婆婆的眼睛在燈光照射下灰灰霧霧的。
    樓梯有腳步聲,丁仲強往房門外看,是房東太太上樓。房東太太端了一碗麵來,她側身閃過丁仲強,走去坐在老婆婆身邊的床沿上,「婆婆,餓了吧?吃麵,我餵妳,來.....
    「阿明回來了,我要阿明餵......
    「阿明?沒...... 」房東太太看向丁仲強,「哦,阿明..... ......
    「他剛進來,我聽到......他的聲...... 」老婆婆微舉右手指向門口。
    房東太太起身走向丁仲強,拉他到門外小聲說,「這.....阿明他...... 是阿婆的孫子,十幾天前車禍...... 走了......
    「啊?! .....  」丁仲強訝異,但還是委婉地說,「房東太太,因為阿婆的電視太大聲吵到我,我搬來才三天,但都沒辦法好好睡上一覺,我過來......
    「你去餵她。」
    「什麼?!
    「你去餵阿婆吃麵。」
    「房東太太,妳開......什麼玩笑?我餵...... 阿婆.... 吃麵?」
    「阿婆當你是阿明......她的孫子,你去餵她。」
    「房東太太,我...... 我不住了,我明天搬家......
    「那你今晚還在,你餵她......
    「房東太太,妳......
    「阿明...... 阿明...... 來哦...... 吃飯.....
房裡傳來阿婆的聲音。
    「阿明馬上來....... 」房東太太向房裡喊了聲,轉向丁仲強,「你就當做善事,阿明平常都叫她『婆婆』。」麵碗端到丁仲強面前。
    「我你他....... 什麼跟什麼嘛?這......」丁仲強氣到想罵髒話,但還是勉為其難地接過麵碗,走去坐在阿婆身邊床沿上,「婆.....婆,來..... ,我................. 吃麵.....
    「燙,要呼呼.....」耳邊傳來房東太太小聲說話。
    丁仲強按下心中不爽,對著夾起的一筷子麵條吹吹涼,「婆......婆,來..... ...... ...........
    阿婆笑瞇了眼,張大口吃麵,細細嚼著,一臉開心滿足。
    餵了幾口,丁仲強看阿婆開心的模樣,自己不覺也放下不爽,「婆婆,慢慢吃...... ,喝口湯...... 我呼呼.....」一筷一匙招呼阿婆。
    吃了半小時,阿婆吃下了碗內八九分麵,搖了搖頭,「吃飽了,我......看電視.....
    「啊?! .....  」丁仲強這才又知覺,電視還是那麼大聲。
    房東太太伸手接過碗筷湯匙。
    丁仲強起身,走回自己隔壁房去。
    「丁先生...... 」房東太太跟來。
    「房東太太,我明天搬家......」丁仲強回頭說。
    「丁先生,我是想......
    「房東太太,我沒辦法睡覺,明天必須搬家......」丁仲強堅定地說。
    「那,我.....把你預付的房租押金還你,這三天的房租...... 也不用算,謝謝你幫忙餵阿婆吃麵。
    「三天的房租妳還是扣掉好了,雖然我沒辦法睡覺,但還是住了三天...... 」丁仲強無奈。
    「喔,好......
    「房東太太,阿婆......是妳母親?還是.....岳母?」
    「都不是,阿婆跟我沒親戚關係。」
    「沒親戚關係?」
    「她只是房客。」
    「房客?! 只是......房客?」
    「嗯,隔壁房間是阿婆的孫子陳永明兩年多前租的,陳永明很孝順,他們祖孫倆感情很好。 十幾天前陳永明車禍重傷,臨終前他交代他的林姓友人按月支付我阿婆的房租及花費......
    「哦......
    「阿婆全盲,耳朵半聾,又有點失智,送她去安養院怕照顧不周,交給社會局我也不放心,她又沒親人......
    「哦...... 」丁仲強頓了下,但旋又堅定地說,「我沒辦法睡覺,我......明天搬家......
    「好,那等一下我把房租押金還你,我先去幫阿婆洗澡。」
    「洗澡?妳還......幫阿婆洗澡?」
    「小事。」
    「哦...... 」丁仲強低下頭,喃喃低語,「我...... ......明天搬家......
    房東太太走了出去。
    丁仲強躺上床閉目養神,隔壁的電視依然大聲。
    約一個鐘頭後,房東太太來把房租押金還給了丁仲強,委婉地問,「丁先生,我房租少算你一些,你願不願意考慮住下去?
    「房東太太,謝謝您好心,但在這我沒辦法睡覺,我明天就搬......」丁仲強很堅定。
    房東太太沒再說什麼,走出房門。
    第二天早上,丁仲強打包著簡單的行李,忽聽到隔壁的阿婆在哭。他一步踏入阿婆房間,看到房東太太坐在阿婆身邊的床沿上,床上傾倒著一個碗公,稀飯和一個荷包蛋及幾葉青菜灑散在床單上。阿婆哭得傷心,弄到手臉都是眼淚鼻涕。
    「婆......婆,您..... ..... ...... 怎麼了 ?」丁仲強忍不住趨前問道。
    「阿......阿明?」阿婆面露驚喜之色,停止哭泣,說,「這女人..... 壞心,說什麼阿明你.......走了。」
    房東太太向丁仲強打手勢,要他扶阿婆去坐沙發上。
    「喔...... 」丁仲強去扶阿婆,「婆......婆,我扶您.....去坐沙發好不好?來......
    「好,阿明,來...... 我們...... 坐沙發......吃飯..... 」阿婆欣然下床,抓扶著丁仲強的手臂移去沙發坐下。
    房東太太匆匆將髒床單包了包下樓,又匆匆上樓,端了一碗稀飯交給丁仲強,丁仲強接過,看稀飯裡有顆魯蛋和幾片醬瓜。
    「煎荷包蛋炒青菜來不及,阿婆餓了,用現成魯蛋...... 」房東太太向丁仲強匆匆說,「拜託你了.....
    「婆婆,慢慢吃...... ,來...... 我呼呼.....」丁仲強一筷一匙招呼阿婆吃稀飯配魯蛋和醬瓜。
    阿婆吃完飯,欣慰地坐著休息,丁仲強一旁傻坐著,心情起伏。
    阿婆說,「阿明,我要看電視.......
    房東太太聽到,去打開電視,阿婆又說,「阿明,電視大聲點,我聽不到.......
    房東太太順手扭大了電視音量,收了碗筷,向丁仲強說,「下樓去吃早飯。」
    「啊?我......」丁仲強如夢初醒。
    「下樓去吃早飯。」房東太太又說一次。
    丁仲強起身,走下樓去。
    房東太太跟來,盛了稀飯,魯蛋,花生米,醬瓜...... 對丁仲強說,「來,你吃飯,我去洗床單......」,說完,抱著床單往後走。
    丁仲強不再說話,坐在餐桌旁吃起早飯。
    吃完飯,丁仲強便要上樓準備離開,上了一半,竟見阿婆摸索著要下樓,「啊?! 婆婆!...... 別動...... 別動...... 」他立刻大聲制止。 房東太太聞聲而至,見丁仲強扶著阿婆往她房間走去,沒多說話,又忙去了。
    十多分鐘後,樓上除了電視的大大聲音外,還依稀傳來哼歌打拍聲。房東太太驚訝,輕手輕腳上樓,在阿婆房間門口小半臉瞄看一下,見丁仲強抓著阿婆雙手打拍唱著歌:
    好一朵美麗茉莉花,好一朵美麗茉莉花,芬芳美麗滿枝椏,又香又白人人誇......
    房東太太微笑轉身,輕手輕腳下樓去了。
    大約一個鐘頭後,「房東太太,房東太太......」丁仲強跑下樓,邊跑邊叫。
    「怎麼了?」房東太太在廚房回頭問。
    「阿婆......說要上廁所,我不知..... 怎麼幫......
    「哦,平時她自己會摸到廁所上,她習慣了,別太擔心。」
    「是哦?」
    「對了,我記得你說你上北部是要找工作的?」
    「是啊,唉,就還......沒找到。」
    「我先生在大陸工作,他們臺北公司這邊的一個助理要離職,他剛才在電話中和我說要找人接替,公司離這很近,你想不想......
    「房東太太,謝謝您的好意,但......我沒辦法睡覺,我還是搬......
    「呯!」
    樓上傳來一聲響。
    「啊!」丁仲強和房東太太同時啊了一聲。
    「婆婆!...... 」丁仲強立刻往樓上衝去,房東太太跟上。
    見阿婆跌坐在樓梯上端的扶手旁,「婆婆!您怎麼了?...... 」丁仲強伸手要扶她。
    「痛....... 」阿婆撫著大腿微弱呻吟,「要下樓...... .....阿明。」
    「我......
    「阿婆可能腿斷了,別動,我叫救護車。」房東太太說,去打電話。
    救護車來了,阿婆上了擔架,右手在空中舞著,虛弱地叫著,「阿明......阿明......
    丁仲強遲疑了一下跟上,「婆婆!沒事,我跟您去醫院,沒事......
    房東太太去關電視,拿了阿婆的健保卡來,和丁仲強一起坐上救護車陪著阿婆。 到了醫院,醫生檢查後說阿婆是左大腿骨折。
    辦好住院手續,十點半左右阿婆被推入手術房,房東太太和丁仲強在手術房外坐著等候。中午,兩人買了便當吃。
    「你今年三十一?」房東太太隨口問丁仲強。
    「嗯。」
    「比我兒子小三歲,比阿明小兩歲。」
    「哦。」
    「我兒子結婚了,女兒都三歲了。」
    「哦。」
    「他們住台中,我兒子在那邊上班。」
    「哦。」
    「先生在大陸,兒子在台中,我便把樓上兩個房間租了出去,大間租給了阿婆祖孫,後來小間租給了你。」
    「哦。」
    「阿婆八十七了,眼睛看不見,耳朵聽不清,現在腿又斷了......
    「嗯。」
    「出院後,還是送她去安養院比較好。」
    「那..... 好嗎?」
    「那邊二十四小時都有專人照顧。」
    「哦......
    「我年紀大了,精神體力都大不如前了。」
    「哦......
    丁仲強低下頭去。
    一點左右阿婆被推出手術房,丁仲強上前在推床邊握住阿婆的手回到病房,醫囑住院一星期以觀察術後狀況。
    丁仲強向房東太太說,他可以在醫院陪伴照顧阿婆。房東太太說好,她會按時送三餐過來。
    阿婆的心情還算穩定,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醒時便會叫阿明,待丁仲強上前握住她的手,說兩句話,餵她吃點東西,她便又安然睡去。
    房東太太問阿婆願不願意搬到樓下住,阿婆說已習慣樓上房間的相關物件走道位置,搬到任何其他地方她都會很不方便,不願意搬。
    一星期後,阿婆出院,醫囑她回家後須臥床六星期休養,不能下地。回到租處,由丁仲強揹阿婆上樓,讓她躺床上休息並叮嚀她不可下床。
    阿婆躺下後便說,「阿明,我要看電視.......
    阿明便去打開電視。
    阿婆又說,「阿明,電視大聲點,我聽不到.......
    「喔。 」阿明去扭大了音量。
    房東太太和丁仲強走一旁去,討論送阿婆去安養院的問題,因考慮到阿婆不願意搬到其他地方,討論沒結果。
    「房東太太,我看我.....還是留下來......照顧阿婆好了......」丁仲強說。
    「你的心情我理解,但別勉強,我明天..... 還是先問問社會局......
    「社會局?社會局......會怎麼處理?」
    「不知道。」
    阿婆叫,「阿明,阿明.......
    丁仲強走到床邊,「婆婆,妳要睡覺多休息......
    「阿明,你是不是不要婆婆,要把婆婆丟掉?」
    「啊?沒...... ........ 沒有啊.......
    阿婆伸手抓牢丁仲強的手,輕聲哼唱:好一朵美麗茉莉花,好一朵美麗茉莉花,好一朵......
    隔了一會兒,阿婆靜靜睡去,丁仲強心情複雜。
    阿婆按時吃藥,味口也還不錯,丁仲強和房東太太時時探看照顧,臥床一星期,阿婆看來還好。
    第七天半夜,阿婆囈語連連,大小聲喊叫,丁仲強在隔房聽見,去找房東太太。房東太太上來,摸阿婆額頭發燙,叫她又沒什麼明顯反應。 房東太太隨即叫了救護車,和丁仲強一起坐上救護車陪阿婆上醫院。
    急診室醫師說:「老太太年紀大,大腿骨折後臥床,活動力降低,心肺功能及免疫力都差,先留院觀察......
    丁仲強留下陪阿婆,房東太太回家去弄飯菜。
    早上燒退了,十點多阿婆轉到普通病房。丁仲強坐她床側陪伴,因太過疲倦,伏俯床邊昏昏睡去。
    「阿明,阿明,謝謝你,謝謝你一直陪著婆婆,乖孫,你好好睡,婆婆不吵你,婆婆保佑你健健康康,婆婆走了,再見........
    朦朧中,丁仲強聽見阿婆對他說話,還聽見阿婆哼唱:好一朵美麗茉莉花,好一朵......
    睏乏間,丁仲強聽見另有人在說話,他一驚而醒,看到醫生護士正在俯身檢視阿婆。
        「怎麼了?這...... 」丁仲強全醒了,有人在背後拉了他一下,他回頭,「房東太太.....
    房東太太拉他到一旁,低聲說,「我送飯來,醫生說阿婆血壓過低,器官衰竭,昏迷了......
    「啊?!」丁仲強腿軟了一下,走去在阿婆耳邊說,「婆婆,加油,阿明會在這裡陪您......
    護士拉起圍簾,請房東太太和丁仲強到病房外等候。兩人走出病房,坐在廊椅上。
    「吃點東西吧。」房東太太打開飯盒。
    丁仲強隨便吃了兩口,喝了點水,思緒混亂。
    「醫生對阿婆只做支持性治療......」房東太太說。
    「支持性治療?」
    「阿婆放棄急救。」
    「啊?! 為什麼阿婆放棄急救?」
    「她孫子阿明之前幫她辦的,阿明跟我說過,阿婆年紀大,若病重急救,她禁不起插管電擊那些的折磨。
    「我可以照顧她......
    「你照顧不了,光洗澡換尿布你就不行......
    「唉......
    一個小時後醫生護士出來,醫生說,「老太太走了,走得很安詳......
    丁仲強傻愣。
    房東太太請陳永明的林姓友人前來一起商討阿婆的後事。 從和林姓友人談話中得知,陳永明和阿婆之間並無血緣關係,陳永明是阿婆在他五歲時到育幼院領養的一個孤兒,林姓友人則是當年育幼院院長之子。
    丁仲強和房東太太同表驚訝。
    房東太太喃喃,「阿明很孝順,和婆婆感情很好,難得,難得。」
    喪禮簡單,骨灰罈和陳永明安放在同一塔中。
    送走阿婆,丁仲強疲累,回到租處就往床上躺去。但輾轉反側,半個小時過去,仍無法成眠。他爬起,走到隔壁,打開電視,扭大音量,再回房躺下。
    聽著電視的大大聲,夾雜著阿婆的哼唱聲:好一朵美麗茉莉花,好一朵美麗茉莉花......
    他默默數著拍子,沈沈睡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