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文海揚帆,寫我所思,寫我所愛。
  • 130105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那天傍晚,在理髮廳

「他應該是肚子餓了..... 」我看了一眼手上提的塑膠袋,想把牛肉捲餅送給他吃,又想他也許不是肚餓,又想他可能會拒絕......

 正想著,眼前有一人影快速走過,走近老人,「阿伯,這給你吃。」將手上拿的一餐盒遞給老人。老人抬頭,面孔有驚訝有感激,「多謝。」沙啞地回了一聲。

 「理髮委員?!」我心中一震,定睛一看,那身著黃上衣藍長褲遞餐盒給老人的中年女人,竟是我平時戲稱她為「理髮委員」的熟識理髮師。

 

綠燈亮了,她過馬路去了。我一個箭步跳到老人身邊,「阿伯,這給你.....」將手上提的塑膠袋遞給老人。老人抬頭,仍驚訝又感激地沙啞回了一聲「多謝」。

 我回身,但不自覺站定,看著綠燈亮完,沒過馬路。等下一個綠燈亮起,我才慢慢走過馬路。遠遠看著「理髮委員」的矮圓背影在騎樓下走著,走向約百多公尺外她的理髮廳。

我摸了下頭髮,心想,「時間還早,去理個髮好了。」「理髮委員」理髮快準好,三分鐘就能理好我的頭,我平常理髮不洗頭,都是回家再洗,十幾年來她清楚,我只要椅上一坐,我不用說,她不用問,很快就可把我的頭理好了。

看她開了理髮廳門,亮了店裡的燈,我慢步走近,推門,「理髮委員,妳好」,向她打招呼。

「喔,哈,你好,我剛進來,坐啦.....」她看著我,圓圓的臉堆滿笑容。

「吃飽未?」我坐上椅子,隨口問。

「吃飽嘍。」她笑笑。

她在我頸上圍上圍布,開始理髮。

「天氣有夠熱..... 」她說。

「對啊,頭髮上都是汗。」

我從大鏡子看她,心想,不多聊了,不耽擱她待會兒去吃飯。她說吃飽了,但我可是看著她把晚飯給人了。

三分鐘,理好了。我正要起身,卻聽她對門口說,「你好,坐啦.....

我轉頭看了眼門口,「咦?」
 

一灰髮老人走了進來,衣著髒縐。 他不是剛才趴在郵局門口垃圾桶前翻找東西的老人嗎?

我從鏡中看理髮師,她圓圓的臉仍堆滿笑容,「阿伯,坐啦..... 」她帶著笑意的招呼老人,指指我旁邊的另一張椅子,見老人遲疑,她又說,「坐啦,你頭毛愛剪啊啦,來,今拉日免錢啦.....

老人黑灰的臉上佈滿皺紋,看看理髮師,又看看我。然後將手上一布包東西及一蛋糕圓盒放在走道旁小桌上,緩緩坐上了理髮椅子。

要起身準備付錢離去,手機有簡訊聲,我看了眼,是太太打來的。

「你在哪?」

「在理髮。」

「快下雨了,我要下樓,順便送把傘過去,等我。」

「好,我等妳。」

和太太互傳了幾個簡訊。

我隨手拿過一份報紙,「下雨了,我等下再走.....

她在老人頸上圍上圍布,開始幫他理髮。

不久,聽見理髮委員說,「來,阿伯,到後面洗頭.....

我看了眼老人理落地上的頭髮,又灰白又糾結。理髮委員真是一把快手,五、六分鐘就幫老人理好了一頭亂髮

再約五分鐘,理髮委員和老人回來,老人再次坐上了理髮椅。吹風機呼呼地吹起,很快,「好,吹乾了。」聽理髮委員說話,「嗯,好看.....

「嘿..... 」我側頭看,暗暗一驚,老人換了個人似的,臉上乾淨,頭上整潔,一派清新模樣,真的是改頭換面了。

老人面上露出笑容,「多謝。」沙啞地說了一聲。

見太太來到,手上拿了兩把傘,我起身,準備付錢後便離去,卻聽見老人說話,「大家好,稍等一下,我想請你們吃晚飯。」

「啊?! 」我和理髮委員互看一眼,滿臉疑問,太太也靠近低聲問我怎麼回事,我低聲回她,「回家跟妳說。」

「來,來,我想請你們吃晚飯.......」老人起身,走向走道旁小桌,自布包中取出兩個小塑膠袋,打了開,「有好心人送晚飯給我,我想請你們和我一起吃。」

我當然認得出那兩個塑膠袋,一個裝的餐盒是理髮委員送的,另一個是我送的牛肉捲餅。

「呵,阿伯,免客氣,你自己坐下慢慢吃,我已經吃飽了。」理髮委員笑笑說。

「阿伯,多謝,我也要回家吃。」我接著說。

「今天是我生日,來,請你們大家幫我慶祝一下,好麼?」老人眼神有亮光,是希望又懇切的亮光,「我七十八了,今天生日......好麼?」

「啊,哦,您七十八了哦?那,好啦,來,來,我們大家幫你慶祝,生日快樂!」理髮委員撫掌,向我招招手。

她去搬椅挪凳,拿碗筷,我和太太則整理小桌,幫老人拿出圓盒裡的蛋糕。蛋糕盒內附有「7」、「8」字型彩燭,我在蛋糕插上彩燭,「78」歲的彩燭。

四人分坐四張不同形狀顏色的椅凳,老人打開兩個餐盒。一盒裝的是蒸餃,另一盒裝的是牛肉捲餅。

「哈唷,阿伯,你太客氣啦,請我們吃這麼讚的大餐?」理髮委員笑咪咪看著餐盒及蛋糕。

「是這樣的...... 」老人灰灰的眼中有著閃光,「傍晚我在路邊找東西吃,有兩位好心人送了這兩份熱熱的晚飯給我,我就想...... 我一個人吃不完,就想.....找人陪我吃。經過這理髮廳,感覺裡面很溫暖...... ..... .....  」老人哽咽。

「阿伯,是我們分你的福氣,感恩喔。」理髮委員說。

「哪裡...... ,哦,另外,這蛋糕是我在旁邊轉角那家糕餅店買的,我還有老人年金,想買一個最小的蛋糕。我跟老闆娘說,今天是我七十八歲生日,我要買小小的蛋糕請朋友吃......

「阿伯,讓你破費了,我們不好意思。」我說。

「沒有破費,老闆娘跟我說,七十歲以上,今天生日的人來買蛋糕......免錢,我..... ..... 我有老人年金..... ,我給她.....她不收....... .....」老人眼淚滴落。

理髮委員遞上面紙,老人擦乾眼淚,笑笑說,「對不起,生日應該高興才對,來,大家一起,吃..... ..... 」指著桌面。

我們三人各自吃了一點,老人也吃,看來他很是高興,他向理髮委員借了打火機點燃了字型彩燭。 我們三人唱起「生日快樂」歌,老人跟著哼哼。唱完歌,大家一起吹蠟燭,請老人許願。

老人說出心願,「祝好心人都平安健康。」

然後將蛋糕切了四份,分大家吃了。吃過,理髮委員倒了茶水給大家喝。

我有些話想問老人,想必理髮委員也是,只是不知好不好問,也沒人開口問。

老人喝過茶水,緩緩起身,向我們鞠躬,「謝謝你們,我今天真的很歡喜,嗯,我......該走了。」

「走?那..... 你要走去哪裡?」理髮委員忍不住問。

「就......回去..... 」老人指指門外隨口回著,褲袋中掏出兩百元要給理髮委員,「這是理髮的錢,我有.....老人年金.....

「阿伯,我講過,今拉日攏免錢啦...... 」理髮委員推回他的手,然後把盒裡剩下的蒸餃及牛肉捲餅整理了下,用橡皮筋綁好餐盒,「這些帶回去。」放入布包,遞給老人。

「我.....」老人感動接下,然後轉身,慢慢向門口走。

「阿伯,外面下雨了,這傘給你。」太太上前將手上一把傘給老人。

「不用,我不用..... 」老人推回。

「用啦,阿伯,我理的漂亮頭毛可不能隨便淋濕哩。」理髮委員加上一句。

「我.....」老人笑笑接過傘,鞠躬,「謝謝你們。」

老人走出門去。

「阿伯,你以後頭毛長了,要記得回來剪哦。」理髮委員追上一步向門外喊道。

老人打傘走了。

我們三人靜默了一會兒。

我付理髮費,「阿伯的理髮費,我付......

「免啦,七十歲以上又生日,來這剪頭毛,免錢啦。」

她只收了我的理髮錢。

「呵,理髮委員,妳,讚!讚!讚!」我豎起大拇指。

「呵呵,沒啦,要記得,頭毛長了要回來剪哦。」

「當然....... 當然.......

我和太太離去,共打一傘,雨中四顧,不見老人的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